光阴是百代的过客●暨南大学中文系 袁娜

分享

歲聿雲暮,轉眼已是十一月。

午後,在暨南園中漫步。路的兩側是高大的榕樹,枝葉茂密,相擁成拱。倏爾,微風拂過,頭頂的綠雲唱起沙沙的歌兒。坐在樹下的石凳上,我的目光在周邊流連。風輕柔地撥弄着陽光的琴弦,樹影婆娑。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來往的人影總是會和濃密的樹影短暫地相擁隨即迅速地分離。他們宛若行走在時間的人行道上,爭分奪秒,不敢停歇,無暇顧及這令人陶醉的靜美之景。

主编:潘耀明

执行编辑:张志豪


思緒,在光影交錯間,變得悠遠。

很多人就是這樣行色匆匆地走完了過去一年的歲月,可能會繼續這樣走完接下來的一生。我的心中,頓時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悲涼。誠如李白所言,天地是萬物的逆旅,光陰是百代的過客,人的一生就像一場夢。時間的潮水滔滔不絕奔湧向前,我們怎可僅僅用忙碌就填滿了我們這本該絢麗多彩的人生畫卷呢?陽春盛開的木棉,夏日急雨的屋簷,靜秋飛舞的枯葉,冬日皚皚的長街,四季流轉間得見鎏金的歲月。風流的萬物讓眾人落筆成章,你也可回首望一望那青山白雲的景象。日暮輕煙起,悠悠風吹紗。江天一色,瀲灩的波光染上幾抹緋紅的霞。

人生是一場盛大的旅行,而不是一次盲目的奔走。清風有信,皎月無邊,願庭院的風荷終有人為它駐足。

光阴是百代的过客●暨南大学中文系 袁娜


自己的一盞燈

●暨南大學中文系  陳 穎

二○二二年在不斷地告別與相逢,夏日將盡時,我從福建乘五個小時動車來到廣東,研究生的身份轉變,提醒着人生倏忽已開啟新的歷練。

來到陌生的城市,我開始享受獨處。騎着小單車在校園晃蕩,陽光明亮而柔和,車輪在一片片閃亮的光斑中穿梭,像是進入到一個萬花筒般的世界。風拂過湖面,波光粼粼又好似白晝星空。高空傳來隱隱轟鳴,我抬起頭,飛機剛剛經過。那時我還不知道,往後的日子裏還將有數不勝數的這樣的時刻。在沒有一片雲的沉悶午後,或是瑰麗晚霞點染的遼遠黃昏,亦或是落入夢境邊緣的寂靜夜晚,清晰而遙遠的聲響總使我想起飛機抵達的遠方的自由。我想起林清玄曾言:「我雖不能擁有天空,但我要飛向天空。」

自由在觸不可及的遠方,溫情卻在可觀可感的眼前。推開宿舍的門,陌生城市的萬家燈火中,竟也有屬自己的一盞。熱熱鬧鬧的姑娘們總是變魔法似地分享零食,暢快的談天說地與恰到好處的關懷,總讓我心裏湧起汩汩熱流。

十一月的廣州,微涼的風和細碎的雨終於宣告了秋天的到來,先前鄙棄口罩剝奪呼吸的自由,如今卻有點感謝它挽留的溫熱。開始期待熱氣騰騰的火鍋、溫暖乾燥的棉被,也期待返鄉時,在爆竹煙火中將這一年所有的回憶都熨得妥帖,小心翼翼珍藏進心底的寶庫。

光阴是百代的过客●暨南大学中文系 袁娜


生活中的平淡樸素

●英國伯明翰大學學院  李浚霖

年末將至,難免會開始緬懷及回望本年做過的點點滴滴。回頭一看,感謝身邊每個人的陪伴與美好的時光;同時感恩這年能夠成為更好的自己,學會愛惜自己,懂得在忙碌的人生中休息放鬆。無論是忙是閒,每一刻都令我難以忘懷。打從年初開始,我的生活就不斷穿梭於學業於舞蹈排練之間。雖然每一天回到家都筋疲力盡,但亦因為這種生活讓我覺得自己是真真正正的活着。當然偶爾會有想放棄的時候,但是幸好有朋友的鼓勵與支持,我還是堅持下去了。幸好當初的我沒有放棄,否則現在的我一定後悔莫及。春末夏至之際,忙了好幾個月的我終於可以放慢腳步,細看身邊的人與事,享受一下屬於自己的時光。適逢生日,我分別跟朋友和家人到處旅遊,飽覽各地名勝,世外桃源的風景盡收眼簾。休息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兩個月,卻令我充滿元氣,賦予我足夠的能量繼續忙碌的生活。風流快活過後,就要回歸現實再次應對急速的生活節奏。暑假時份回到香港的我每一天每一晚都填滿了表演的排練。每一晚排練到通宵達旦,身體疲累不堪,但是因為大家同樣為同一目標努力,互相為大家打氣,心裏感到好溫暖,彷彿成了一個大家庭般。即使表演過後,無論新舊相識的朋友都會再相聚在一起,氣氛十分溫馨。

最後來到年末,回到英國重回校園生活。沒有年頭忙碌的幹勁,沒有度假中的休閒,沒有暑假表演的熱情;但卻有了生活中的平淡樸素。可以說是充滿起承轉合、高高低低的一年畫下了完整平凡的句號。期盼着來年新的人與事、高與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