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走进大湾区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分享

港人无论北上工作或生活,有没有适合的在地医疗支援,是移居与否时极其重要的考量因素。粤港两地医疗协作逐步融合,「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相信是医疗合作的大方向,随着大湾区居民对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日益上升,而新冠疫情又阻隔了两地人员流动,香港综合肿瘤中心(HKIOC)及中山陈星海医院联手推出的跨专科综合治疗(MDT)远程视频会诊服务初见成效。

作为该项目的推动者,两位HKIOC的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张宽耀医生和蔡添成医生一致认为,MDT可令病人和医生双双受益,亦是未来医疗协作的大趋势。但两人亦不讳言,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细节和法律法规上仍有待完善。

到底中港医疗的优势互补,以至跨专科远程视频会诊服务MDT能否支援湾区病人,立即看看两位参与其事的医生看法。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张宽耀医生认为,因内地市场大,病例多,什么奇难杂症、罕见癌症都有机会遇到,透过MDT亦可以为香港的私家医生提供更多的机遇。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蔡添成医生指出,MDT可以覆盖病人两方医生的共同管理病人的环节,透过一致的治疗方案,病人无论身处哪一地,都有了解他们情况的医生跟进,对病人的治疗和康复,有莫大的好处。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香港医生对整体癌症护理概念较完整,有一套康复计划,包括营养咨询、心理辅导、带动病人小组活动,加强病人间相互支持。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香港医生对整体癌症护理概念较完整,有一套康复计划,包括营养咨询、心理辅导、带动病人小组活动,加强病人间相互支持。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朱永贤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学修读博士学位时,主攻生物讯息学及医疗数据管理,非常重视数据保护,而这对于觅光的视诊会诊服务线上平台是相当重要的,他认为虚拟医疗和实体医疗会并行发展。
中港医疗优势互补支援湾区病人
朱永贤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学修读博士学位时,主攻生物讯息学及医疗数据管理,非常重视数据保护,而这对于觅光的视诊会诊服务线上平台是相当重要的,他认为虚拟医疗和实体医疗会并行发展。

采访、编辑:骆丹、兰晶、王文斌、郑会强

Presented by:WAW Creation


专科医生团是病人的「强心药」

MDT 最重要的特质,是有两地不同的专科医生、医护人员参加会诊讨论,以香港综合肿瘤中心HKIOC及中山陈星海医院为例,两方分别有约3-6位,来自外科、内科、放射科、肿瘤科或病理科等医生。

张宽耀医生指,癌症治疗有别于一般疾病,人体各处皆可出现癌症,肿瘤在不同位置生成,所涉及的诊断讯息需求,治疗方案往往需要不同专科医生的专业意见作考量。故此MDT在临床上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两方医生团队全面讨论之后,几乎触及所有医学范畴和病人意愿、情感等问题,自然减少病人对治疗及其后的担心和恐惧,成为一剂强化信心的药。

蔡添成医生亦补充指:「MDT覆盖两地医生共同管理病人的环节。有曾经在港接受治疗而于疫情期间未能来港,必须在内地接受治疗的病人。亦有打算到香港接受治疗后回到内地生活或工作的港人或内地居民,由于两个机构医生都认識亦了解病人,更有一致的治疗方案,病人无论身处哪一地,都有了解他们情况的医生跟进,不用每次见医生都『重新落囗供』,这对病人的治疗和康复,有莫大的好处。」

整合私营服务「样办」

那么,MDT 适合哪些癌症病人呢?或者我们先看看一般流程,当一位病人向HKIOC 或陈星海医院提出MDT会诊服务需求时,个案经理会尽可能收齐病人的影像报告、血报告、出院报告等后,交给医生判断病人是否适合以及有没有需要进行MDT。医生则要在MDT会议之前掌握病人的身体状况,以及所使用的药物信息等,以便作进一步的跟进,据知目前已有肺癌、乳癌、肠癌、胰脏癌等癌症患者采用MDT。

在这里,大家会发现,香港医生对整体癌症护理概念较完整,有一套康复计划,包括营养咨询、心理辅导、带动病人小组活动,加强病人间相互支持。 MDT可以令香港医生跟进病人的病情以外,也展示在内地目前未发展完善的综合肿瘤治疗概念。

「癌症治疗过程相对辛苦,护理很重要,病人情绪不稳,经常担心自己身体情况,有可能影响复发机会。」蔡添成解释:「内地不是每家医院都有营养咨询,心理专家更加少。如果病人有需要,可以由香港医生转介,提供相应的支援。」他亦希望借两地合作,可以令HKIOC 和中山陈星海医院国际医疗部的综合整全私营癌症服务理念,在大湾区起示范作用。

MDT培养两地医生默契 解读「判词」

蔡添成医生对MDT亦有医生视角的体会,他认为过去没有机会深入了解内地行医习惯,封关前接触到的内地病人只带着一堆未经梳理的报告来,由于两地在影像诊断、撰写报告的表达和判症上有若干的文化差异,有时内地不同省份医疗机构的诊断、检测报告内容,曾出现前言不对后语的情况,亦见过不少从未被西方医学界的认可的「判词」。

有了内地医生的解读,让香港医生更能理解部份奇怪「判词」的「前因后果」。他还记得,有一次关于一位脑癌病人的MDT会议,大家讨论时间很久,内容比较深入详细,那次会议令他了解内地应对类似病症,用什么方案、如何治疗,「内地医生也会问我们采用放射治疗时的技术考虑。」该次的会诊促进了双方的技术认知,是非常有意义的交流。

张宽耀医生亦直言,MDT为香港的私家医生提供更多的机遇。他解释,由于内地市场大,病例多,什么奇难杂症、罕见癌症都有机会遇到,其实也给香港私营肿瘤科专科医生很实在的训练机会。

建立默契互信「非常高难度」

他更进一步指出,香港和内地医生训练和经历可以有很大的差异,要建立这种跨境跨专科医生团队,建立默契和互信其实是「非常高难度动作」。以往内地病人与内地医生之间出现的医护纠纷,直令部份病人只信任香港或国外医生,即便是很常见的病,他们都会选择咨询香港或国外医生才安心。久而久之形成了香港和内地医生心里的一道围墙,制造了不良的竞争心态。

张宽耀医生认为,香港医生的优势在于国际交流较多,可以快速获悉最新研究结果,获取信息较快;加上丰富的多学科诊断经验,在诊症时不局限于单一学科。而内地医生,日常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病人,其阅人判症的经验和智慧,不时助香港医生长知识。因为接触过中山陈星海医院的医生,皆是开明、热爱沟通和对未来医疗大趋势有理想的医生,所以两地医生在多次MDT会诊中,慢慢培养了团队的默契。

个案实例:

有参与有信心有助病情治理

跨专科远程视频会诊是容许病人及家属参与的,并与两地医生共同作出最终治疗方案的选择。

病人R女士(化名)于2012年确诊乳癌后在香港接受手术、化疗、电疗等诊治,之后身体状况一直稳定。直到2020年发现癌细胞有扩散迹象,因为疫情缘故独自一人留在香港治疗,没有家人照顾。病人的先生S(化名)对此非常担心,希望太太可以回到身边,但同时仍可得到香港医生的意见和跟进。

S先生及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得知中山陈星海医院有MDT会诊服务,了解后觉得可以一试,于是今年将太太接回中山治疗。

「对抗癌症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她回来之后,家庭团聚,我可以陪她一起看医生,对她的病情恢复有帮助。」参与整个MDT会诊过程,S先生表示对治疗方案很有信心。

他续称:「因为这次治疗是融合了香港专家和内地医生的建议,不需留在香港,在中山也可以得到两地医生的照顾,这种方式更令病人和家属有信心,更容易配合治疗。今年回来之后,我太太的情况相对去年好很多。」

「港澳药械通」 万药可通?

两个月前,「港澳药械通」政策扩至珠三角九市,中山陈星海医院是其中一间。香港的癌症药物可以在大湾区指定医院处方,蔡添成医生认为这对居住在大湾区甚至内地的癌症病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好处。但目前细节方面尚不清晰,他亦担心执行过程中应该会面临一些难题,而最大的担心是药物的保存和运输,「有的药需要冷冻,有的药有放射性,如果运输途中出问题,导致病人使用后有不良反应,那由谁来负责任呢?」

除此之外,内地医院申请药物时需要提供很多证明,时间成本高,希望未来药物、检验数据、样本可以在两地自由互相流通,速度快一些。这的确是很大的进步,但魔鬼在细节,执行上仍需时才可理顺各种流程。

未来愿景

经过大半年的合作,HKIOC和中山陈星海医院的医生愈来愈有默契,沟通日益顺畅。但双方都认为仍有不少可以改善的地方,例如在医疗报告书写方面,内地以中文为主,香港医生则是全英文,如果做到双语并行,对于病人和医务人员来说都更方便。

张宽耀医生和蔡添成医生异口同声表示,内地的医疗水平进步和发展非常之快,只不过各地医疗机构水平参差,仅大湾区内也并非每家医院都能达到顶尖水平,而通过医疗交流合作有助于令小型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平提升。他们希望未来可以在大湾区内设立更多的肿瘤治疗的机构和设施,长远跟进病人病情,也可以令医疗资源更合理分配。

MDT视频会诊服务线上平台

长达近两年的疫情,害惨了许多企业,却孕育了不少新型医疗合作模式。 2020年8月才刚刚成立的觅光远程医疗,是香港首个针对癌症病人需求的远程医疗平台,也是HKIOC开展MDT视频会诊服务的线上合作平台。

方便病人找寻「第二意见」

觅光远程医疗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永贤博士透露,觅光有两项核心业务,一是建立「第二意见平台」,癌症病人或家属可以透过该平台上传数据和报告、预约相关专家、与专家线上视频会诊,咨询有关药物或治疗方案的建议,作为第二意见(second opinion)。另外一项便是MDT会诊,主要针对病情比较复杂的癌症病人。当他们需要联络多学科医生或医疗团队时,觅光可以提供线上MDT视像会诊服务。

目前觅光凭借肿瘤数据云平台及先进的数据处理科技,为病人与医生提供远程医疗服务,他更认为虚拟医疗和实体医疗会并行发展。

「内地每年新增约400万名癌症病人,当中约四成需要寻求第二意见,并倾向到北京、上海、香港等大城市求医。」朱永贤认为,可以预见未来远程医疗市场潜力大,而且香港整体肿瘤科医疗水平高,愈来愈多病人希望得到香港医生的第二意见。这个方式尤其对已经患病、行动不便的病人大有裨益,既可以减少舟车劳顿、时间和金钱成本,又有机会接触最新的治疗方案和药物。